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示公告 >

汗青上的本日:南京守卫战开始 15万守城军为何被5万日军破城

2015-12-03 12:07 来源:赤峰新闻网 www.cfsnews.com.cn

开栏语汗青上有无数个本日,无数个本日凝结成汗青。每个本日城市产生纷歧样的故事,每个故事都值得我们去品鉴。华声在线汗青频道以“汗青上的本日”为切入点,探求曾经此时而今产生的故事,这些故事或警觉、或打动、或怪僻、或让人舒怀一笑……全部这些,我们都将逐一泛起,以飨读者。

   在78年前的本日,1937年12月1日 (夏历十月廿九),南京守卫战开始。

中国部队的防空力气

南京守卫战,又称南京战役,是中国部队在淞沪会战战败后,为守卫都城南京与日本侵犯军睁开的作战。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12月1日,日军大本营下达“大陆第8下令”,呼吁华中方面军与水师协同,兵分三路,攻占南京。蒋介石录用唐生智为都城卫戍队伍司令主座,陈设南京守卫战。因敌我力气比拟悬殊,南京各城门先后被日军攻下,守军节节抵挡,捐躯无数。12日,唐生智奉蒋介石呼吁,下达守军后退令。守军各部因后退失序,大都滞留城内,被日军大量奋斗,丧失惨重。

12月13日,南京沦亡,日军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奋斗。

序幕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12月1日,日军攻占江阴要塞。是日,日本照料本部据松井石根的要求,下达大陆令第八号:“华中方面军司令官须与水师协同,攻占敌国都城南京”。厥后,日军霸占镇江、句容、溧水,打破南京外围及复廓防止阵地,直逼南首都垣。中国守军与日军睁开了空前的搏命决斗。南京守卫战开始,蒋介石任唐生智为南京卫戍队伍司令主座,批示8.1万国军抵挡作战。 4日,在句容以东40里的处所,在江南灰色阴森的冬日中,日军便衣侦察队与国军前哨队伍产生了短暂的交火,南京作战外围战以后开始了。5日,日军的各个小队伍开始从间隙穿插与国军第66军产生征战,在几处阵地上乃至呈现国军所有打光的壮烈场景。7日,日军兵临城下,松井石根司令官从空中投函唐生智劝降。唐生智不予答理,继承呼吁各队伍“应以与阵地共生死之刻意极力听命,决不许轻弃寸土。”日军三路袭击长驱直入,南京外围计谋腹地相继失陷。很快日军就打破南京外围一线防止阵地。9日,日军进抵南首都下,并用飞机向城中投撒日“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致中国守军的最后通牒,举办劝降。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对松井的最后通牒不予答理,并于当日下达了“卫参作字第36号”呼吁作为答复。阴谋以“背城借一”的精力背水死战。10日,日军提倡总攻,日军见中国部队拒绝降服信服,遂向雨花台、通济门、荣耀门、紫金山第3峰等阵地提倡全面袭击,战况较9日更为剧烈。出格是城东南边面,因复廓阵地已根基损失,日军直接袭击城垣,以是形势尤为严厉。卫戍司令部急令第83军的第156师支援荣耀门、通济门城垣的守备,并于城内各要点赶筑筹备巷战的准备工事,同时将第66军由洪流关、燕子矶调入城内,陈设于中山门及玄武门内修建工事,筹备巷战;另以方才由镇江撤入南首都内的第103师及第112师由辅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批示,认真中山门四面城垣及紫金山阵地的守备。当夜,第156师选派小分队坠城而下,将暗藏城门洞中的少数日军所有杀绝。雨花台方面,日军2个师团主力和步、炮、坦克及航空兵协同进攻,将第88师右翼第一线阵地所有摧毁。残部退守第二线阵地。当晚,日军第18师团霸占了芜湖。11日,日军第16师团猛攻紫金山南北的中国部队阵地。紫金山及其以南地域,辅导总队武断抗击。鏖战终日,日军毫无盼望,惟其右翼队伍攻占了第2军团防守的杨坊山、银孔山阵地,进至尧化门四面。日“上海调派军”为使其第16师团袭击轻易及当令割断守军的东退阶梯,又从正在镇江等船渡江的第13师团中调山田支队(第13师团兵步第103旅团长山田批示的步兵3个大队、山炮兵1个大队),从第16师团右翼插手战斗,向乌龙山、幕府山炮台袭击。日军第10军的第114师团及第6师团主力继承进攻雨花台。第88师的第二线阵地又被摧毁,守军被迫据守焦点阵地。日军第114师团右翼队伍开始进攻中华门,城门被炮火击毁。少数日军一度闯入城内,但被第88师据守城垣的队伍杀绝。日军第6师团左翼队伍之一部沿长江东岸北进,在上新河击退宪兵辅导2团的1个营,霸占了水西门外的棉花堤阵地。日军国崎支队在当涂北慈湖四面度过长江,沿西岸北进,向浦口行为。霸占芜湖的日军第18师团因转用于杭州方面,不再介入袭击南京的作战。

12月12日,从凌晨开始,日军飞机大炮麋集向各城门齐集轰炸,城墙附近衡宇坍毁,城墙洞开。战至午时12点,雨花台被日军霸占,紫金山第二峰沦亡,中华门和中山门被日军打破。成千成百的中国士兵在没有主座批示的环境下,用本身的身躯否决仇人。

后退

南京守卫战时代,蒋介石地址的武汉大本营对南京的战况也极为存眷,逐日均有扣问及指示的电报,当蒋介石发明撤至南京队伍的战斗力及士气已远不如淞沪作战,南京外围主阵地带仅防守两三天即告失守,而复廓阵地驻足未稳即在首要偏向上又被敌打破、迫逼城垣时深感形势严厉;当得知当涂四面已有日军渡江时,更感大势危机。为停止南京守军被敌围歼,蒋介石于11日午时思量令南京守军后退,遂令时在江北的顾祝同以电话转告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顾要唐当晚渡江北上,令守军相机突围。唐生智因为本身曾力主听命,若溘然先行撤走,怕此后责任难负,因而要求必需先向守军将领通报清晰最高统帅的意图后方能撤离。当晚,蒋介石致电唐生智:“如形式不能久持时,可相机后退,以图清算而期抨击。”唐生智于当夜与罗卓英、刘兴两副司令主座及周照料长研究后,抉择于14日夜开始后退。遂于12日破晓2时许召集照料职员制订后退打算及呼吁。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12月12日,唐生智下达突围、后退呼吁,中国部队的抵挡就此解体。是日,日军第六师团先头队伍长谷川队伍在南京中华门外筹备总进攻的一刻。

日军5个师团对南京复廓阵地及城垣动员猛攻。午时前后,在日军激烈炮火轰击下,日军攻破中华门,防守此处的第88师遂即撤走,南京失陷已成定局。其时大批避祸住民与溃退的散兵拥挤在街道上,城中秩序开始陷于紊乱。南京守军已开始呈摇动态势。唐生智等抉择改在当夜后退。12月12日17时,卫戍司令部召集南京守军中师以大将领开会,部署后退动作。唐生智出示蒋介石命守军相继后退的电令(蒋介石曾在12月11日致电守军司令唐生智:“如形式不能久持时,可相机后退。”),即由照料长周斓分发了照料处已油印好的后退呼吁及突围打算。

编辑:赤峰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