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城市名片 >

“松园清风,解释经典”董浩、孙小梅中国画展

2015-12-04 02:11 来源:赤峰新闻网 www.cfsnews.com.cn

  展览时刻:2014-11-29 - 2014-12-29
  展览都市:安徽 - 安徽
  展览所在:赤阑桥艺术空间
  主办单元:中央电视台字画院、荣宝斋画院、安徽七星教诲
  承办单元:松园红木、安徽赤阑桥艺术空间
  参展职员:董浩小梅
  展览先容

  嬉笑怒骂皆成戏 逸笔乾坤看董公

  翁天宜

  平京西折,群峦耸兀,松涛阵阵,碧水溶溶,虽塞北江南莫难及哉。正月早春,花灯溢彩,及至夏时,日光温暖,彼时秋临,香山落枫,至于冬季,瑞雪盈城。四时之景差异,而丰乐之韵,彷徨京都,可堪盛世之兆也。目之所及,往日宫墙,通俗巷陌,走街串巷之贩夫走卒,唱念做打之京腔票友,这一片裹扎着老北京奇异的风味的糊口滑稽,素来为各地文人书生所咏所绘。番禹关良,燕北韩羽,岭南丁衍庸,金陵高马得……而诞于首都的董浩,自小便深深感化于这独具特色的老北京滑稽,兴之所至,便将之一揽而入其笔下。广而言之,在博取老一辈艺术家所长的同时,董公在文字间也表露着本身对水墨艺术的独到看法。

  壹 戏说千年 吞吐百韵

  一代文豪莎士比亚曾说过:自有戏剧以来,它的目标始终是反应人生,表现善恶的原来脸孔,为它的期间反应其自己演变成长的模子。诚然,台上光影轮转,演得是秦时明月汉时关,上溯宋元梁山,下临明清宫苑,中华五千年的璀璨,在这一刹时为董公文字定格!董浩,这位家学深挚的视觉艺术家,师法韩羽,关良,逸笔草草,墨法阵阵,演不尽风骚倜傥,聚散悲欢。水墨淋漓间,昔时碎花金莲之朱颜花旦,回顾已然是步履蹒跚之青丝阿婆;‘晓风不散愁千点,宿雨还添泪一痕’是宝玉的余情未了,‘花谢花飞花满天红销香断有谁怜’则是黛玉的无语凝咽;回廊转角间,貂蝉凤仪亭下戏吕布,玉环百花亭中醉玄宗;葡萄琼浆时,忽的拔剑四顾心茫然;只闻得黄河锣鼓震苍穹,云长走马破五关,赤壁龙焰接天地,周郎雄峙百万兵。戏里戏外,一幕幕爱恨情仇,聚散悲欢,在董浩的笔下,只算的是妙语横生自挥洒,笔走龙蛇任悠闲!

  贰 灵活壮丽 逸笔率真

  “夫童心者,绝假单纯,最月朔念之良心也”明代头脑家李贽曾在《童心说》发出了这样的叹息。作为主持人,董浩为温馨的少儿天地注入了一种健朗、生动的气味,由于他以为,心灵纯洁的人,糊口天然布满了甜美和厦烀,而这一片灵活壮丽,单纯高洁的品格,在董浩老师的笔下尽收眼底。寸寸金笺,寥寥文字,是花前自笑童心在,更伴羣儿竹马嬉的悠然得意;逸笔草草,童趣悠悠,是儿童散学回来早,忙趁春风放纸鸢的无忧释然。那笔下追逐游玩的婴戏,孩啼,无不褪尽铅尘,散尽浮华,真率天然,勾勒随心。凝视董公妙笔,赤子之心,童趣曼妙之回想无不为之逐一唤起,神游卷中,不能自拔。

  叁 墨法洗练 写意由心

  国画界泰山北斗关良曾有云:我用线自有我的特点,流通,刚劲,挺秀并不为我所取,笔意贵留也。董浩老师想来也是顿悟个中。粗读,寥寥数笔,若不尽心,然真意长流。细品,造型活跃,拙稚有加,用笔赋彩,写意由心。中国画自古以写意见长,水墨更是考究文字变革,气韵活跃。董浩的作品,以文人文字入手,以简代繁,以意逼真,同时注重文字及至线条的内涵层次,加之独到而富于想象力的画面构图与施法用墨。以本身对那片舞台的领略来布置画内人物的风采与情节。单一点缀人物姿态,装腔作势的扮相已然褪去,陪衬出的是董浩老师本身心田的层次和感知。由戏入画,已属不易,而绘画洋溢着戏曲的风姿又不失法度,可堪蔚为可贵!

  注视董浩老师的作品,不禁顿生感应万千,那笔下有声有色的戏剧人物,举手投足间,旧事越千年。逸笔之率性,古今之雅意,裹挟着最富诗意的文化秘闻,伴着董浩老师的赤子之心,再接再厉,必将直攀水墨戏剧画坛之又一岑岭!

  闻道百花映晓风——简评小梅花草水墨艺术

  翁天宜

  优雅而奇丽的信使,裹挟着秋的红枫,将之抛洒向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如镜的河湖中的百鸟为之称赞,炎天的风弥弥散去,送来了一个属于成熟收成的秋天。在这布满着但愿的季候里,孙小梅先生的花草水墨如约而至,带着独占的知性与文雅,如统一抹轻风,温暖畅然,不绝吹拂着人们的心里,让朵朵心花跟着她的一笔雅墨而怒放,这就是孙小梅先生水墨的奇异魅力。

唐代墨客刘禹锡也曾发出感应“自古逢秋悲寂寞”目前天看来,孙小梅先生的水墨花草卖力有“我言秋天胜春朝”之意。百花齐放下是万紫千红的娇美,宛如一个个亭亭玉立的佳丽,或低眉梳妆,或倚栏远眺,抑或千娇百媚,抑或沉静安澜。设色文雅而烂漫多彩,活跃生动,神形兼备,这也是源于孙先生,富厚的舞台示意力,为其所机动用于绘画艺术上,使之极富艺术说话。

  “神与心会,心与气合,行乎不得不可,止乎不得不止,绝无求工求意之意,而工处奇处蜚然于文字之外。”清代各人王原祁曾有此云。从更深的条理来说,孙小梅的水墨艺术天然有其独到的对艺术的领略与感知,由于每位画者所绘即其所思、所感。《映日》之作,张张墨叶下,映衬出朵朵红荷,色彩比拟感凶猛,给观者极强的视觉攻击力。《青衣》一图,设色淡雅,层层印染,风韵无限。文字的洗练下,是优雅的墨韵和洗练的笔法,使人皆不觉有振奋进取之观感。

  “作画贵在似与不似之间,不似则欺世,似则媚俗。”白石老人也曾有这样的感应,想来孙小梅先生亦是顿悟个中,朵朵百花,并非形似,花枝交织,开合自如,秀气文雅,精神焕发!凝视着那宣纸上的红花火树,不正是孙小梅多年耕种的累累硕果吗?

编辑:赤峰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