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草原新城 >

裁减出租"换装"变套牌车 每年查处上千辆(2)

2015-12-04 03:14 来源:赤峰新闻网 www.cfsnews.com.cn

当天下午,这条微信被转发进44岁“的姐”孙小梅所在的微信群里。

此时,孙小梅正在机场排队,看见“寻真车主”的消息弹出,她眉头一皱。

“唉,不是我的。”几秒钟后,孙小梅用语音在群里发表了辨认结果。

孙小梅一直在找套自己车牌的克隆车,可对方就像影子一样,总是抓不住。

当初发现被克隆,是因为孙小梅接到了队里电话,通知她在回龙观又一次违规行车。

身上已经背了两次违章的孙小梅着急了,因为按照公司规定,短期内有三次以上违章将被开除。

她急匆匆赶回车队查看违章记录,发现这次违章发生那会儿,她正在机场等活儿。

队长一听,觉得可能是遇到套牌了,赶紧带着孙小梅去调取了GPS,并与被拍到的违章车辆进行比对。

猜想很快被证实,两车号牌相同,但驾驶员性别和车身颜色均不同。

报了案,孙小梅还得赶紧开被套牌的情况说明和GPS证明,然后赶去交通队撤销违章。

整整一天半,孙小梅没拉成一个活,没踏实吃上一口饭,开着车东奔西跑。

最终,违章清除,工作算是保住了。但老司机告诉她,即便她的车牌号在交管局系统里备案了,执法人员在查扣时会着重搜索,但想抓到套她牌子的车,无疑是大海捞针。

孙小梅把这段遭遇发在朋友圈里,末尾还附上一串哭泣、委屈、气愤的表情图像。

的哥赵凯在孙小梅的朋友圈留言:可恶的套牌车!我的那个也没抓到呢,这个月又换了两次假币,让乘客给投诉了!

为了抓到套牌车,赵凯还开出了上千元的悬赏奖金。

“被套牌的太多了,几乎每个公司都有,等真车司机知道的时候,都是套牌车出了事故或有了违章、投诉,然后我们就要去处理,想到有个跟咱牌子一样的车在路上横冲乱撞,心里就像压了块石头。”的哥小杨曾在二环路上,亲眼看见真车逼停套牌车的场面,两辆车在车流来回穿插,套牌车最终在最内侧车道被逼停,但司机打开车门就跑,瞬间没了踪影。

 真假的哥合谋套牌分开拉活

跟李洪生那样悄悄套别人车牌的情况不同,王硕不用担心真车主四处找他围堵他,相反,他和真号牌车主老黄是同村的,还经常一起吃饭喝酒。

“原先也开正规出租,每个月各种费用刨去后,剩不下什么钱,开不到仨月就不干了。”王硕说,当时有哥们说买个淘汰的车收拾收拾,套个熟人的牌,分头跑,只要不让管局抓住,每个月收入过万不是问题。

王硕找到了同村同样开出租的老黄,因为都是老关系了,老黄答应了王硕套牌的恳求。

得到应承的王硕,跑到花乡附近,花了1.7万买了辆下了线的伊兰特出租车,开到了北皋村附近的一家小汽修店,开始喷漆装顶灯等。

“他(老黄)把车牌和营运证卸下来给我,自己去挂失,说牌子营运证丢了,然后去车管所又补办一套,说是套牌车,其实我的牌子是真牌子。”王硕觉得老黄够义气,提出每月给老黄交“套牌费”,但被拒绝了。老黄对王硕的要求是别违章、别被投诉,只要不牵扯正常运营,就能让他一直“套”下去。

套上车牌后,两人为了不被当场逮住,几乎都是分开跑活儿,老黄跑东片儿,王硕就跑西片儿,两个人常常都会问对方在哪里,将去哪儿。

为了避开执法人员,王硕每天都是夜间出车,天亮前收工。

从刚开始的“左顾右盼”,到后来渐渐变成“习以为常”,有时,王硕也会觉得自己开的就是一辆真车。

“很多人套牌都是假牌假车,运营时毫无顾忌地违章、拒载,这对被套的真车和乘客的危害最大。”王硕说,而他这样套熟人车牌的,宁愿少拉活儿,也会避免出现这些问题。“毕竟是违法,三站一场(首都机场、北京站、北京西站、北京南站)给再多钱也不去,因为那边警察多、交通执法人员多,是克隆车的禁地。”

编辑:赤峰新闻网